__|A second  [Doctor/Master] 上|__
eduolian 发表于 2013-5-22 11:27:00
 

A second  [Doctor/Master]


第三季结局的AU


“咚咚咚咚”鼓声响了四下,下一秒它又响了四下。即便是死亡在迅速降临,这四节拍的鼓声没有丝毫减弱如影随形。疼痛混杂着沉闷的鼓声每一秒都撞击着Master的头脑。他要死了,心甘情愿放弃重生依然赴死。他赢了。

整整一年,Doctor缩在帐篷里又关在笼子中忍受着Master给他带来的衰老、虚弱以及羞辱。但无论Master做什么他都不会责怪他,他原谅他。

“它会消失吗?Doctor?”Master问。

Doctor焦急、慌乱地望着怀里的Master,宇宙中另一个时间领主的生命正在急速的消失。“那些鼓声。” Master吃力地吐出几个字,揪着Doctor的西装瞪大双眼就像在成人仪式上凝视古老的原始裂缝一样专注盯着Doctor

Doctor在哭。

鼓声。Doctor听不到那些鼓声。他张开嘴,想回答,但不知如何回答。前一分半钟,Doctor拿走了martha母亲手中指着Master的枪。不到前一分钟,Doctor望着离他只有几步之遥安然无恙的Master呼出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准备好了迎接新生活:不再和人类旅行,不再四处奔走。他准备好了安顿下来,准备好了去照顾Master。他瞧着Master,完全放松了下来。他甚至想好了如何说服他的好姑娘Tardis接受Master,再给Master安排一间卧室,位置就在他卧室的对面。或者干脆住在一间卧室更好,要知道以Master的狂暴脾气和天才技术一个人住很可能把卧室给拆个底朝天……

只是因为来自另外一个人类的一颗子弹。突如其来的死亡让Doctor手足无措。唯独没有准备去迎接Master的死亡。

此刻我的苦已满,无可名状充满我。

恍惚中,怀里的Master越来越重

Doctor低下头,轻轻触碰到Master的额头。卸下了自己的思维防线,而Master已经没有力气建立自己的防御。两人的额头碰到一起的瞬间他们在由彼此的情绪和部分记忆汇聚而成的光流中穿梭了几秒钟。Doctor不知道怎么用言语表达此刻的感受,转而选择这种时空领主独有的交流方式。激烈、直白、一览无余,只要你愿意呈现。

求你,求你重生。

我拒绝。

我们是仅剩下的两个。

所以我赢了。

随着Master生命力的流逝,的记忆和情绪一个一个被黑暗吞噬。光流消散,四周黯淡下来,只剩下Master8岁时凝视时空裂缝的画面还在黑暗中发出惨淡的光泽。Doctor透过逐渐透明的记忆看到了Master记忆中的裂缝。深不见底的漩涡,一道又一道,深入,旋转,无穷无尽直至虚无。Master的回忆像风中的残烛一样飘忽不定,他的烛芯快要燃烧殆尽。

不,不能这样就结束!重生,重生!Koschei!!

像是听到了什么,8岁的孩子缓缓的转过了身。Doctor伸出了手去穿透了男孩的影子。忽然,裂缝的另外一头溢出大量的光芒。仿佛跨越了末日之战,跨越了亿万星系的光如同打开闸门的洪水倾泻而出,冲走了黑暗,也把DoctorMaster的记忆残像中弹了出去。现实中的Doctor猛的睁开眼睛。白光一闪,仅仅一秒钟,那道光似乎开启了Master刻意抑制的重生能力。Master身体里已死亡的和即将死亡的细胞开始新生,发出了雾气一般的金光。随后和所有时间领主重生时一样,强烈的金光从Master催死的身躯中迸发出来。Doctor任然抱着Master,生怕一不留神Master再度逃走。

但金光只出现了很短的时间,短到不够一次完整的重生。光芒离去后Master还是那张面容,抢伤消失却奄奄一息。Doctor急忙抱起Master跑向Tardis。恳求了三次Tardis才打开了门。Master被放在了治疗台上。扫描结果Master的身体还在自我修复中。Master睡了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还是没有醒来。Doctor一直陪在Master身边,表现了极佳的耐心照顾昏厥的Master不知道好过着亲手烧掉他的尸体多少倍。没有去旅行。蓝色的警亭载着两位时空领主在宇宙里飘荡,穿梭在各个星系间却没有登陆其中的任何一个星球。

在第六个月的时候Master终于醒了。

Master发现自己还活着,看到Doctor像个人类那样趴在他的床边笑嘻嘻,他就失去了死者富有的镇定。他疯狂地扯掉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打飞了从床头延伸过来正在他头顶工作的医用检测器。Doctor还用小鹿一样欢欣鼓舞的眼神打量着他,这Master感到巨大的挫败感,把那些线全部朝Doctor扔了过去。

“你做了什么?!” 

“这个……我没做什么,你自己重生的。”

“哼,” Master冷笑道,“你跑到我的大脑里来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么?”Master梳理回忆,他记得他再次拒绝了Doctor的请求,随后他看到了裂缝、光芒还有……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依然响个不停。

“它还在!” Master吼了起来,手指伸进自己淡金色的头发里把它们抓得乱蓬蓬。

“那些鼓声!那些鼓声!” Master烦躁得想把床掀了发现床固定在地板上,转而冲到Doctor面前,他步步逼近直至Doctor退到墙角无路可退。Master迎上去,Doctor后背紧紧贴着墙壁像要陷入墙壁中。Master用右手肘顶着Doctor的脖子。从后面看来,他们像是在亲吻而不是在争执。只要再用多些力量,Master觉得自己可以杀死眼前的人而且Doctor不仅不会出手阻止他,还会一如既往地说着那句让他讨厌的话。

“相信我,”Doctor喉咙被压迫着很不好受,他伸出手来推了推Master的手,再朝着Master那张顽固疯狂的脸微笑着说:“让我帮你。”

“你帮不了我。”Master恶狠狠Doctor耳边咬牙切齿地说:“我也不需要你的帮助!”Master想加重手上的力道,却发现力量不知道为何在逐渐流失。Doctor顺势用左手推开了Master的右手,然后自然而然地环抱住他。

“你还没有完全康复。” Doctor抱着Master说:“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旅行,你是我唯一的族人,Koschei.

“我知道你想弥补什么,”Master说。那个熟悉的名字,他差点忘记那个名字是他自己的。

Gallifrey不在了,Theta.Master靠在Doctor的肩头。

曾经是银河系中最美丽的红色星球在永恒的烈焰中燃烧,坠入黑暗。

Tardis就是我们的家。”沉默了一会儿,Doctor说。

“不!不!”Master敲着自己的脑袋,颤颤巍巍。鼓声。鼓声。永不停止的鼓声在黑夜里咆哮,与灵魂共振。

“嘘……”DoctorMaster耳边轻声道:“仔细听……”

Master抱着自己的头脸埋在Doctor胸前。Doctor的情绪一点点渗透进来,如果愿意,他们能分享彼此的回忆——时空领主们漫长的时光。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最后这一声攫住了Master。那不是他平日听到的鼓声。那声音温和却有力,沧桑而厚重,不急不缓。它单纯地跳动着,像生命一样喜悦。那是时空领主心脏的跳动,永恒的四拍……仿佛有那么一瞬间Master忘记了鼓声,他只听到Doctor的心跳声,头脑似乎不再感到要崩裂,翻滚沸腾的内心好像也平静了下来。

“我会想办法医治好你。Koschei.”Doctor他抬起Master的脸。他们很近很近,在一望无垠的红草牧场上打闹;他们更近更近,朝着Gallifrey红色的天空呐喊,述说心中的抱负。

他们曾经如此亲密。

他们开始亲吻着,如同过去常做的那样。


TBC.


 
  • 标签:神秘博士 
  •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背景音樂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發表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近評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達以上

     

    登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copyright © 2007 Tracy.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