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Somebody to Die For》1   吞佛/袭灭/黥武|__
eduolian 发表于 2013-4-27 20:38:00
 

Somebody to Die For   吞佛/袭灭/黥武

 

 1

袭灭天来死了。

电话那头的九祸告诉吞佛。吞佛拿着电话过了很久他才答应了一声。九祸要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处理袭灭的事。吞佛又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吞佛不大记得上一次去医院看袭灭是什么时候,因为每一次去看袭灭的都是同样情景。三年了,在同样的重症病房里,他的老师正紧闭着一动不动眼睛躺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吞佛通常都在病房会陪袭灭坐一会儿。只有仪器上的跳动的数字还在提醒着吞佛袭灭还活着。吞佛很少说话,常常直愣愣望着袭灭的脸,盯着氧气罩上袭灭呼出的气形成的薄薄的一层雾同时在心里默数着袭灭呼吸的次数。医生说袭灭还有意识,但吞佛觉得袭灭已经死了,和一步莲华一起在三年前异度的酒楼发生的爆炸中消失了。事故那天一大早,酒楼刚开门,顶楼只为了他们开了一间包厢。包厢里只有一步莲华和袭灭天来。吞佛从里面刚出来关上门,事情就发生了。爆炸将门撕碎,冲击力携带着门和墙的尸体撞击在吞佛身上。吞佛很快失去了意识。等他在医院醒来以后,一步莲华已经死了,袭灭天来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而他只记得自己安排他们两人会面,其他的事情就像以前失去记忆一样在脑海中失去了踪影。

吞佛走到了阳台上点起一支烟。他的手有点抖,不知是因为震惊还是兴奋或是别的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吸了一口烟,又吐了一口烟,蓝色的烟雾像滴入空气中的墨汁,消散再出现。他抽得很慢,比平时慢很多,反反复复重复着吸和吐的动作,看着从自己的嘴里吐出来烟雾出现又消失。正午十分的城市沐浴在春天不温不冷的阳光里,楼房的灰色在阳光下不情愿地变得活泼起来。吞佛漫无边际的望着远处的楼房,好不容易才将一支烟抽完,如释重负般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了一下,又碾了两下。随后他进屋拿起外套动身去了医院。

吞佛不喜欢医院。这里总是有很多人,活人死人,拥挤不堪。在太平间吞佛见着了袭灭的尸体,仿佛是怕他活了,吞佛只匆匆看了一眼就重新盖上了白布。袭灭的尸体没有在医院停放很久,吞佛将袭灭运送回了自己的住所。九祸说三天以后下葬,也没有安排白事酒席,异度没有这个习惯。但是那些熟悉不熟悉的面孔还是来了,吞佛大而空的房间热闹了两天。他很不习惯。

送袭灭去火化前一晚,吞佛坐在客厅里。灯明亮而刺眼。吞佛很想抽烟。屋子里还剩下赦生、螣邪郎。吞佛望了他们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点起了烟。

“你们回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吞佛说。

赦生摇了摇头。螣邪郎盯着吞佛的眼睛问:“你有多久没睡了?”

“睡不着。”

“我也睡不着。”赦生说。

“回去吧,剩下也没什么事情了。”吞佛摸了一把赦生的头发。

“可是……”赦生有点着急,望着自己的师兄,

“小弟,我们回去。”螣邪郎拍开了吞佛的手,拉着赦生的胳膊准备走。

吞佛笑了下,似乎是在对螣邪郎表示谢意。螣邪郎拽着赦生转身离去。房间终于又只上下吞佛一个活人。吞佛沉重地了呼了一口气。灯不能关,白光让他难受。他陷在沙发里假寐着。闭上眼后并不是完全的黑暗,他能看到眼皮下另外一个深红色的世界里舞动着扭曲的线和光。他吸了一口烟,又开始整理自己的记忆。吞佛之前和一步莲华在一起时失去过一次记忆,后来袭灭帮他恢复了大部分。但是吞佛一直没有告诉过他的老师自己像一个局外人观看那些重拾起的过往,他没有什么感觉。

袭灭死了,关于他死亡的真相或许跟着他一起化成灰。

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感觉,除了反反复复的头疼。吞佛抽了好几口烟。不一会儿,烟已经燃到了尾部。他回顾爆炸那天还像以前那样感到有什么挡在中间把的记忆隔成了几断。吞佛用左手揉了揉额头,模糊的记忆在脑海里翻腾。这次他终于感到睡意。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松开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夹着烟的右手。烟蒂滑落的瞬间吞佛猛地睁开眼。

黥武正站在他的面前。在背光里。吞佛感到一阵眩晕。他不知道黥武什么时候来的,他完全没有感觉到。黥武盯着吞佛,深色的双眼中带着一股古怪的神情,但那表情又令吞佛感到一丝喜爱。

“你怎么来了?”吞佛问。

“螣邪郎他们回去了。”黥武还是站着。

“你也回去。”吞佛说。

黥武摇了摇头,挪开了吞佛的右手坐在了他的旁边。他看着安静的躺在他们面前白布下的袭灭问道:“你难过吗?”

“他像我的父亲。”吞佛回答道,他把手搭在了黥武的肩膀上缓缓说,“玉蟾宫昨天来的时候哭了。”黥武回头望着吞佛。他又过来了这里守灵。总有个影子在心中让他感到有什么不对,可是等黥武回头去寻找的时候它潜形匿迹。爆炸那天他也在现场,他和吞佛一起参加了袭灭和一步莲华的会面。只是黥武没有进去那间房。他在楼下。

“不过只是掉几滴眼泪。”吞佛说。

“可你连这几点眼泪也没有掉过。”黥武很平静的说,“九祸让我在袭灭手下做事,也有好几年了。袭灭最在意的人除了他哥哥一步莲华就是你。就是在和我私下聊天的时候袭灭也常说起你。”

吞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了起来。

“有时候我很羡慕你。”黥武夺过吞佛手中的烟洗了一口,朝着吞佛吐着烟圈说,“但更多时候是讨厌你。”

“哦?这倒是令我意外,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我。”吞佛笑了笑。共事多年,吞佛知道黥武对着袭灭有着微妙的感情,是黥武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他在袭灭身上寻找自己缺失的来自长辈的关爱。不是父爱却又比亲情复杂。父母双亡,养父下落不明的黥武以及双亲不明的吞佛在某种程度上有着相似之处。

“我也讨厌你这种毫无理由的自信。”黥武皱了皱眉头。

“现在谈这些毫无意义。”吞佛凑近了过去,轻轻拿走黥武含在嘴里的烟扔在地上,踩熄灭了。吞佛亲了上去咬住黥武的嘴唇,很快感到了黥武嘴里熟悉而新鲜的烟味。吞佛打开黥武紧闭的嘴唇将舌头伸了进去,搅动着他的口腔。黥武的舌头也缠住了侵入者的舌。吞佛闭上了眼睛,黥武则睁着眼。片刻,黥武闭上了眼,吞佛则睁开了眼。吞佛加深着这个吻,激烈而绵长的湿吻让还在疼痛的大脑因为缺氧变得开始平静。他在暗红色的世界里看到了那天模糊的片段,他和黥武一大早一起进的酒楼,服务员都还没有上班。酒楼里很安静。他拎着一个黑色手提箱和黥武说了些什么后走上楼去。他一直向上走着,沿着螺旋的楼梯一步又一步踏着台阶直到离开了酒店的最高一层。他站在了空中。楼梯永无止尽一般延伸到了深邃的天空里。那里乌云密布。

上面有什么,他一直忘记了的,不愿去想的……

黥武推开了吞佛。他的嘴唇被吞佛咬破了,嘴唇上渗着血。

“你记得。”黥武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记得什么?”吞佛脸上有些苍白。他记得什么?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记忆像是被吸尘器抽掉了重要的部分,剩下的又被搅拌机碾碎放回原位。

黥武裂开嘴笑了笑,和平日里略带羞涩的笑容完全相反,陌生而诡异。他突然直起身体,像是被灌入了力量般把吞佛推到在沙发上。

“你不是不记得,而是你一直不愿意去想。”黥武捧着吞佛的脸喊:

“你对我说过什么?”

“你对我说过什么?!”

“你对我说过什么?!!”

黥武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嘹亮,像棒槌敲在吞佛的脑袋里,一次比一次重。吞佛的头疼变本加厉的回来了。梯子上空乌云里闪电一闪而过,雷鸣响彻云霄。吞佛刚才看到的那些片段倒带一般迅速后退。他后退着下了楼梯,一层又一层,飞快地从空中后退回到了酒店。

倒带在吞佛和黥武说话时停止了。

“袭灭落在车上的资料,我送上去。”

吞佛听到了那句话,他像复读机一样在此刻又说了一遍。黥武吃吃的笑了,晃了晃脑袋问:“手提箱里是什么!?”

是什么?吞佛皱着眉头,躺在沙发上姿势却像溺水一般。画面又移动起来,他退出了酒店,退回到了车里。关上门。他重新坐在后座,摸到了那个箱子。他看到他在笑,手指像在抚摸情人的肌肤一般在手提箱上游走。他打开了箱子。

里面是什么……

“是……”

电话铃声响起。

烟蒂掉在地板上。

黥武消失了。吞佛清醒。房间里只有他和死去的袭灭。刚才的梦让他出了一身冷汗。电话铃在空荡的房间里响着,过了好久吞佛才起身去拿放在了沙发另一头的电话。无巧不成书,电话正是黥武的打来的。吞佛望着黥武的名字好一会才按了接听键。

“你怎么让螣邪郎他们回来了?”黥武在那头问。听到黥武的声音吞佛的心情平复了一些,他喘了口气。

“你没事吧?”黥武着急的问道。

“刚才梦到你了。”吞佛支着额头。

“梦到什么?”黥武刚才紧张的语气变得轻松了许多。隔着电话吞佛似乎都能感到黥武此刻脸上浮现的微笑。吞佛喜欢黥武笑容,尤其在袭灭躺在医院以后。每次在袭灭病房里被逐渐逼近的死亡之气压迫得难以忍受时回想黥武的笑容能让吞佛感到安心。

“我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黥武……那天早上我拿上去的手提箱……”

“我记得。”黥武说。

“爆炸在那之后就发生了。”吞佛看着眼前袭灭的尸体,总感到那里躺着的人不是袭灭。一阵仿若来自地底深处的寒意如同藤蔓般缠住了吞佛的脚跟然后慢慢爬上他的小腿、大腿、腹部直至心脏。

“对的。”电话那头的声音迟疑了一下说,“你知道,在手提箱里。”

“我不知道……”吞佛紧锁眉头。

“不,你知道,你知道那里面是什么。”黥武说,他的声调变了。

吞佛的头疼又开始了。袭灭曾为吞佛恢复记忆做了一系列治疗想帮助吞佛摆脱这种头疼。治疗减轻过症状,甚至让症状暂时消失过。但头疼依然潜伏在吞佛的头脑深处时不时冒头……疼痛仿佛打开了一个开关,刚才的梦境接着吞佛脑海自动播放:坐在车上的吞佛最后一次检查手提箱中的微型炸弹,以及自己的手表。没有任何预兆的,记忆中的吞佛就像知道有人在窥视这段回忆般忽得抬起头,如钢铁般坚硬的视线穿透了那层记忆。目不转睛盯着画外的观看者。他是另外一个人,毫无表情。他要杀死他的老师和老师的哥哥,这两个人把他的记忆搅得一团乱!否定他,碾碎他,又试图重新拼接他。他被困在找不到出口的混沌之处!吞佛的心跳越来越快,握着手机的手掌渗出了汗。那个他望着他。他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是你所希望的。”吞佛睁大了眼,他无法从脑中的那人的视线中脱离出来。吞佛急促地喘着气,他读出了那句唇语:

“这是你所希望的。”

“没错,这是你所希望的。”

然而,吞佛听到了这句话,从黥武的口中。黥武又站在了吞佛面前,拿着手机。

他正在变成了他自己。

 

TBC

袭灭退场第七个念头了。自我满足怨念的4,27袭灭的祭文,初衷和这个十万八千里|||||||= =||||||||怎么写成这样了还没写完OTL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背景音樂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發表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近評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達以上

 

登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copyright © 2007 Tracy.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