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迷途》沙加/不动|__
eduolian 发表于 2013-1-10 23:41:00
 

迷途  沙加/不动 

 

伊甸离开了处女宫。一想到自己不小心放走了这恼人的小崽子,不动叹了口气。伊甸身上流着马尔斯的血,所以不动下意识里还是避免和伊甸拼个你死我活的状况出现。几招过后这孩子连第七感都领悟了,虽说那是稚嫩又不稳定的第七感,但伊甸好歹也是马尔斯的儿子,不动倒也不那么惊奇。可当伊甸说着胜负已分的时候,他很想用金刚锁绑他一绑,再来个明王来临,最后替他爸爸好好地打他屁股。伊甸继续巴拉巴拉地说着要阻止马尔斯的野心,创造新的,爱与光明的世界,阿利亚希望的世界……

不动听得耳朵都长茧了。这场演变成了爸爸和儿子的战争,自己现在变得有点像个在局外人。他就这么一手滑让伊甸安然无恙地走出了处女宫。他无法理解伊甸,后悔的心情为什么能成为他的力量。人就应该为了避免后悔尽自己所能完成理想。不动一点也不后悔放走了伊甸。

人如其名的不动还是坐在处女宫,回想起来自己坐在这里也有些时日了。大部分时间他在思考如何和马尔斯一起重建地球外加神游,举着剑的右手和握着金刚索的左手觉得的时他偶尔会放下来歇息歇息,把沙罗双树园的景象重新召唤出来欣赏欣赏美景。马尔斯当初给他处女座圣衣的时,他就被这个随圣衣附送的如极乐净土大院子给吸引住了在这里不用看到那肮脏世界。不动总是开双眼。

十二宫突然震动起来,美狄亚似乎想要破坏这里。正在展开回忆模式的不动冷哼一声,随即用小宇宙包裹了处女宫。很快另外一股小宇宙笼罩了整个十二宫,天枰座的玄武让所有的崩塌停止了。不动感到一阵厌烦,封闭了处女宫,再次进入了沙罗双树园。漫天飘舞的花瓣,静静流淌的溪流都被温和的阳光照耀着,花丛中嬉戏的蝴蝶片刻灰飞烟灭,水里没有一条游动的鱼。这里生机盎然却也了无生机。花瓣轻轻地掉落在不动的手中,如羽毛轻柔的触感让不动眯了眯眼,想起上一届处女座的沙加常在这里打坐,最后还在此以一敌三付出自己的生命的传闻。瞧着手中那仿佛是从另外一个时空飘落而来粉色的花瓣,不动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理解那个人的心情……

 安静残绕在不动手中的金刚锁突然像蛇一样串动,它们翘起来指着不远处一片空地。那里空间扭曲,空无一物之地开始闪耀金辉,一股强大的小宇宙从遥远的彼端跨越而来处女座圣衣随之发出共鸣,不动心里也跟着一阵悸动流溢的金光中渐渐浮现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从光芒之中踏出步子,手中佛珠的碰撞声划破了此处的宁静,又很快融进空气里。不动凝视着紧闭双眼的来者金发齐腰,身披袈裟右手做出施无畏印,左手紧握佛珠,赤脚而来。明明是第一次见到此人,却感到熟悉的气息金发男人身上的压迫感和庄重感以及强大的小宇宙让不动莫名地兴奋起来

 圣衣。”那个人走到不动面前停下了脚步开口说嘹亮,充满力量的声音带着毫不动摇的威严和魄力。他身处左手指着不动的胸口。不动仍镇定自若地坐在那里。此刻两人的距离很近,不动看到金发男人眉间的红点。印证了心中的想法,这个人正是前代处女座,最接近神的沙加

“这件美丽的圣衣现在已属于我。”不动说。

 沙加笑了笑将手指上移,停在不动鼻尖前方:“还有你。

“我?”

“对,你。”

“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来到这里想改变什么呢?”不动问道。闭着眼的沙加毫无表情。不动伸出手去,本以为眼前的人不过是幻象,自己穿透会对方。但他握住了沙加的手。粗糙的皮肤,温热的触感,深邃的小宇宙……沙加缓缓睁开眼,蓝色的瞳孔没有像不动所想那样迸发耀眼的光芒。他甩开不动的手同时又迅速地握住了不动的右手腕。

“不是我的心愿,而是你的。”沙加的目光锐利而炙热。

“我的心愿?”不动语气戏谑,“完美,只属于强者的新世界。”

“如果你没有任何疑虑,我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那么佛祖不远万里就是来渡吾不动明王?”手腕被握得有点疼。金刚锁灵巧地从不动的左手爬到了右手,再沿着不动的手滑到沙加的手腕上,一点点向上攀沿。沙加起初无视残绕在自己手臂上的绳索,得寸进尺的绳索来到沙加的锁骨处时,他用小宇宙弹开了它们。金刚锁从新回到不动手里。对方完全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迷茫时充满活力可是浪费时间。”沙加笑着说。

不动突然有点生气。他燃烧着自己的小宇宙与对方的小宇宙绞缠在一起,沙加似乎早就料到会如此,迸发的小宇宙让他的金发飞舞起来。在能量碰撞的中心,金色与金色激烈地相乘。沙加的发丝与流淌的金光仿若一体,而不动青蓝色的头发跳出了金色的光晕分外耀眼。炫目的色彩在旋转移动。沙罗双树园在强光的照射下消失,周围的景象开始变化,无数幻象交错萦绕:六道轮回;竹林溪水;佛的掌心;王的利刃;悲怜的泪水与愤怒的业火;斗转星移潮汐潮落之间四季更替;生的激情与死的欢愉在此轮番演绎;他们歌颂新生,能冲破层层黑暗的深渊欢快摇曳;他们赞扬死亡,将腐朽的生命埋葬孕育新的希望。万物本该如此。这个世界,这个地球,这个圣域,以及你与我……他们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完全不同的两人在对方小宇宙的最深处窥探到了彼此的影子……

闻我名者断恶修善知我心者即身成佛

沙加放开了不动的手,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不动那异色的瞳孔露出了笑容。片刻,不动的眼神也柔和了下来。他们停止了小宇宙的燃烧,四周逐步恢复了往常。静如止水之时,沙罗双树园的重新展现。花瓣随着性子毫无规律四处落下。一切如常。

“我迷茫?可现在身处迷途的人可是你,来自过去的人啊。”不动接了刚才沙加的那句话。

“未来过去并无区别。”沙加走到不动身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不动放下了脚向右挪动了下身体,腾出一块地方给他。沙加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不动的左边,挨着他。

“这种神棍用语和别人说说就罢了,对我可是无效的。”

沙加轻笑了一声说:“我从异次元回去的途中感到你的小宇宙和处女座的圣衣,就顺便穿过裂缝来到这里。”沙加拨弄着佛珠轻描淡写地说,“差点忘记了,还有一个人。”他向天空扬起佛珠,大声地“喝”了一声。随之,一个男人面朝地掉落在他们的面前。深蓝偏点紫的短发和背心,红色的长裤。猛地一看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但此人垂死的身体里还在燃烧着小宇宙。不动来了兴趣,把他浮在空中翻了个面,脸朝上又扔回地上。这个人年轻的男人面容粗犷,脸部的线条刚毅,浓密的眉毛,眉宇间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

“有点像一个人呢。”不动歪了歪脑袋。

“哦?”

“历史总是在重演,人们没有从中吸取任何教训。”

“你在说你自己?”

“你要这么认为我也不反驳。”不动蓝色的头发泛着金黄色,宛若进入三轮身中亲自顿悟的之姿。

“所以我说你还在迷茫,即使是你已经做出选择。”

“那又如何,我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正确的。”不动收回了目光,转而望着沙加。

“我同样。”沙加指着地上的人,那是凤凰座的一辉。“本来想杀了他,谁知道这小子不要命了,一时大意被他拖到时空的裂缝中。”

“你现在也可以杀了他。”不动亮出了明王剑。

“我真要杀他还费力把他带这里来吗?”沙加按住了不动的手,他也知道不动其实并没有真的想动手。

“你我的心愿是相同的。”沙加说着,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慢,不动觉得他像是在念经。

明王剑消失了。沙加贴过去,抚摸着不动身上圣衣的肩胛。这件联系着过去与未来的处女座圣衣无论外在如何变换,它的内里永远不会改变。美丽强大,庄严圣洁。圣衣传来既熟悉又陌生让沙加感到一丝新奇。慢慢地,他的手指来到领口,探进白色褶皱的领子中。修长的手指触碰到对方的喉结,不动颤了一下。

“我和你的选择可完全不同。”不动说。

“圣衣选择了你。但你的选择与我无关,不过……”沙加抽出了手指,转而拨弄着不动的耳坠。

“你不想知道现在圣域的状况吗?这个你希望的世界?”不动问。对方没有回答,把玩着椭圆形的金色小坠子。亲昵的动作没有让不动有任何不适应,沙加凑上前去咬住了不动耳垂上那一小块柔软的肉。微微的刺痛,灼热的吐息是扰乱情绪的良药。不动皱起了眉头。沙加没有理会他,别过不动的脸,亲吻起上面的擦伤,温热而柔软的吻落在不动的脸上不带任何情欲。不动愣愣地睁着眼睛,沙加的几缕头垂在他的脖子间挠得他心头一阵奇妙的感觉。不动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沙加的头发,看似柔顺的长发并没有那么细腻的触感。手指穿过了头发,他抱住了沙加的背,手掌上下摩挲起来。对方很瘦,但肌肉紧实。不动突然想起草原上的互相为对方梳理毛发的狮子,吃饱后在阳光下悠哉地享受美好的时光,收起獠牙舔着对方的身体。不动感到一种亲切感,他回吻了过去盖住了对方的唇,仅是贴在上面。不一会儿,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沙加回应了他,扣住不动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而后戛然而止。他们同时松开了手。

“感觉不错。”不动先开了口。

沙加笑了,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说:“你的脸是干净了,但圣衣该修修了。”

“这个用不着你操心,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未来正是因为不可知而才值得创造啊,你的世界我无权干涉也无兴趣知晓。”沙加伸出手掌接过飘来的一片花瓣说,“既是最接近神,我毕竟也只是个人,我无法预测未来,也不想知晓未来的一切。”

“那你到这里来到底为了什么?”不动并不满意这个回答。

“跟你说无妨,其实我是迷路啊。”沙加用严肃的表情答道,“花点时间多找找,我一个人回去是没问题,拖上这个家伙就有点麻烦。”他瞟了一眼还在地上昏迷的一辉,有点无奈。

“不过还是有收获,偶尔迷个路也不错。”他瞧着不动。

“我可以送你们一程。”不动说,“但是过去的具体时空我无法掌控,你还是等找个帮手。”

“这个我已经想好了。”沙加双手合十,重新闭上眼睛。他的小宇宙延绵至天天际,穿透了此处的时空向另一端的友人传递着信息。

不动望着沙加的侧脸,看了好久才移开视线。他们面前地上的人动了动手指,他对沙加说:“这人快醒了。”

“嗯。”沙加拍了拍不动的肩膀,一副凝重的表情,似笑非笑。他起身走过去把一辉抓起来抗在肩上,“有缘再见,不动。愿未来某日,你我都能达成心愿。”

“这是必然。”不动笑起来,笑得有点勉强。

两人一起合力提升着小宇宙,他们重新划破时空的壁垒。沙加跨入那片混沌,身影渐渐稀薄,直到再也看不见。他像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不动突然哭了。

 

END.

PS39集衍生,忘记这其中的合理性,纯粹为了满足拉郎的产物。产肉失败。

 
  • 标签:圣斗士星矢Ω 
  •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背景音樂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發表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近評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達以上

     

    登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copyright © 2007 Tracy.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