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钢铁神兵》北洋与南风7-10 (北斗/凤)|__
eduolian 发表于 2012-8-17 12:59:00
 

7

“音乐之所以神圣而崇高,就是因为他反映作为宇宙本质的数的关系。”

 ——毕达哥拉斯

 世界对北斗而言是数字的无穷组合,而音乐是感性的数学,数学是感性的音乐。音乐包含着数学之美:音调与曲线频率,音量与曲线振幅,音色与周期函数它们彼此相关,任何音乐都能用数字来表达。而任何乐器制作都离不开物理规律,乐音的音高取决于振动频率音色取决于泛音构成响度取决于振幅大小共鸣是声波的共振。掌握了其中的规律要做一把小提琴来说对北斗并不是一件难事,难的是要演奏它。

每日与机械打交道的北斗有时候很羡慕凤,凤可以将一部分希望寄托给音乐。他一直认为推理论证某一科学理论与创作欣赏某一乐章时产生的美感是相同的,一个用思想寻找宇宙的永恒秩序,另一个则用感情来描绘万物统一与和谐,它们是相通、相融的存在。北斗却无法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研究上,纵使他热爱在探寻真理过程中带来的美与满足,但那些研究的成果是用于杀人而非救人。

北斗想做一个医生,而不是杀人机器。

“你就是太天真了所以总是输给我。”鲍伊总是嘲笑北斗:“亏你还是搞研究的,只有科技才是实现理想的基础,只有强大的军备力量才能建立统一政府。现在牺牲几个人算什么!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有闲工夫还不如想想怎么胜过我!”学生时代的鲍伊经常这么和北斗说,北斗并不讨厌鲍伊比他优秀还总和他吵架,鲍伊能激励北斗不断进步。即便是理念不合,北斗也一直当他是朋友。

鲍伊说:“弱者才需要爱。”

北斗摇了摇头:“人类需要爱,因为人不是机器。”

“北斗,你就和你那拉小提琴的朋友一样,傻得可爱。”

北斗不想反驳。

成为四灵将后,在星辰稀疏的寒冷夜晚,北斗脑海中常浮现凤的身影,拉着小提琴的凤。有人说,一个人会爱上另外一个人,无非有两种情况:他/她拥有你渴望而有缺乏的东西或者你从他/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北斗闭上眼,他觉得自己两者都有。

8

凤印象里的北斗处事总是临危不乱,平时又温和得不像军人,第一见到北斗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成为四灵将后凤也仍然这样觉得。北斗制定的任务计划滴水不漏,毫不犹豫直捣目标老巢堪称完美。华莲和龙总说北斗当医生只是副业,打起仗比军人还军人。

凤知道,北斗是希望迅速结束战斗,将彼此伤亡的人数降到最低,

但这次任务北斗却吐血了。凤折回去看北斗,而北斗正躺在马克斯体内圆形的治疗床上。自从当上北方的灵将北斗总穿着那身黑白相间的保护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即使是现在病倒在床上。马克斯体内安静得能听到各种仪器微弱的运作声,凤等着北斗苏醒。

“马克斯,北斗吐血的原因?”

“凤大人,北斗大人说过只有经过他同意才能检查他的身体。”

“你就不怕你的主人因此丧命吗?”

“我相信北斗大人这么做是有原因的。”马克斯沉稳的声音也透露出一丝担忧。

凤没有再说什么,他从未见到这样病弱的北斗,北斗也从未向他提起过生病的事情。在几乎人人都与不幸过去的皇国,主动提起自己的往事是件有点多余的事,而且凤自己也未曾想北斗说起莉莉和库亚多罗的事情。可凤心理还是一沉,似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

“北斗,你在担心什么呢?”凤不相信那个睿智、自信的医生却医不好自己的病。

凤拿出小提琴坐在床边,演奏起来。连弓生机勃勃充满力量,揉弦柔情似水动人心扉,没有名字的即兴曲,只为北斗演奏的无名曲。

北斗在做梦。

他梦见自己和马克思一起掉进儿时核爆形成的大坑里,被满目疮痍的死人拖进深渊,残尸如泥沼,越是挣扎越是难以摆脱,马克斯变成了一堆废铁,他自己被压得踹不过气,越陷越深。不一会儿,北斗发觉自己在做梦,这梦境总是一次次在他发病时出现无力挣脱,他任凭自己的意识慢慢下沉……

琴声细如丝,利如剑,划开了黑暗。北斗睁开眼睛,周围骇人的死尸渐渐消失在蓝色的光里,泥潭变成了大海,一只小海龟在他身边活泼得游来游去。海水掠过北斗,温柔安心的感觉溢满他的胸口,他抱着马克斯朝着海面游去,冲破海面一刹那,引入眼帘的是无限星空。耳边的乐曲似乎到了末章,四周的星星飞速的远离他,他在随着音乐在星河里游荡,他看到了一颗蓝色的星球,如宝石在漆黑的宇宙中闪烁着光芒,北斗想起了凤的眼睛,如这颗星球拥有透明而美丽的蓝色……

北斗醒来了,看到马克斯熟悉的内部构造他舒了口气。

“北斗大人!”马克斯焦急的呼喊主人的名字。

“北斗!”凤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北斗坐了起来说:“没事,老毛病了。”

“抱歉,凤,马克斯,让你们担心了。”这次出任务的时间比以往都长,错过了每个月一次的治疗,旧病复发。

“你这个医生做得不合格,北斗。”凤皱了皱眉头说。

“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北斗苦笑了下,似乎不想就自己的病详谈。

“可惜我不是医生,不然可以戳破你的谎言。”凤的葬礼之弓直指北斗鼻尖。

“但你的琴声能医治我,凤。”北斗抬起头。

凤看着北斗坚定的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小提琴和弓,坐在北斗身边。良久,凤开口说:“我有一个故事。”凤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链子,转头看着北斗道,“你想听吗?”

“我愿意当你的听众。”

并不是刻意隐瞒自己的病,北斗觉得这样的小事不值得提,他也没有告诉其他灵将,除了阿拉密斯几乎没人知道这件事情。当凤述坐在他身旁说着自己的过去时,他犹豫了,但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吞回肚里。

9

华莲还在的时,他们怀着同样的目的征战四方,战绩赫赫。“四灵将”着三个字代表着无坚不摧的力量与令人羡慕的荣耀与权力。

凤早已不是年幼时的凤,褪去学院时代稚气的面容,如今的他金发齐腰,身着神父服与朱德姆驻守皇国南方。高傲的朱德姆与他的主人在南方的天空共同奏响“死亡之礼赞”,败者眼中火焰一般耀眼的红色与太阳一般夺目的金色,与如来自地狱的死亡前奏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他已有力量去保护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很少有人敢再来打搅他。他翻修一座被炮火摧残过的教堂,开始收留附近的孤儿。米夏起初对此颇有微词,但看在凤的战绩与阿拉密斯与其他灵将的的几番说辞上,米夏默许了凤的行为,却对凤提出一个条件:这些孩子必须宣誓效忠机械皇帝成为皇国一员。

凤跪在米夏面前,同意了。

教堂里还有台残破的管风琴未修理,这种巨大的乐器可以发出极其丰富美妙的声音,音域极广,声音洪大。其结构也不同一般乐器,庞大且复杂。凤虽然精通音乐,熟知小提琴的制作工艺,但对修理这样复杂的“乐器皇帝”却一筹莫展。

凤正想到北斗时,北斗来了。

“锡和铅的合金,八英尺小号音栓、手动两英尺主要混合音栓61个音管全部换新。还好你这台不大只有1000多根音管,主要混合音柱也完好,如果是三万多根音管,七层键盘的管风琴我可要收费了。”北斗从马克斯体内搬运出来了大量金属材料和一台电脑走进教堂。

“北斗,其实我不想再麻烦你……”

北都推着一车的材料停放在教堂中,用了一个非常帅气的姿势将电脑摆在凤面前的键盘上说:“你不想演奏它吗?为教堂里孩子们。”

“我当然想。”

“那就行了,再说这不是我一个人找来的材料,是与华莲、龙一起搜集来的合金。”

“北斗……”

“你我不需言谢。”北斗笑着拍了拍凤的肩膀。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北斗热火朝天的投入琴身修复工作,凤对乐器声音重新校音,两人天衣无缝的合作给了这台已濒死的乐器新的生命。

了管风琴可以模仿管弦乐器和其他各种乐器的声音,凤花了一段时间琢磨熟练后,开始演奏完整的曲子。弹奏管风琴时,一个人就如一支交响乐队,丰富的合声庄严肃穆、气势磅礴,在教堂演奏更给人带来庄重神圣的感受,震撼人心。

只有在教堂里,凤听着孩子们朗诵圣经的稚嫩童声或看着他们天真无邪的笑容,他才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神父。

10

如果拉法尔不曾存在,皇国也许不会那么快毁灭,四灵将也许会一直守护皇国直到他们生命的终结。

但是这个宇宙没有如果,高高在上的机械皇帝也无法逆转时间。

北斗从不相信神。

在这个维度,唯有时间是任何人也无法超越的存在,宇宙没有永恒不变的物质与生命,唯有变化本身才是永恒的存在。即使是今日强大的皇国终有一天也将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五年前,北斗在禁闭室接过华莲给他的拉法尔细胞时,他就已听到皇国灭亡的钟声在一步步逼近。

这五年里,北斗在北方驻地独自一人守着这个秘密。他想尽一切可能的办法都无法摧毁这个怪物的一小片细胞。拉法尔的细胞恐怖的生命力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中的生存能力令他忧心忡忡却也无比冷静。而凤,因为放走华莲被流放,降职。北斗抽空去看凤时,发现他并不知道华莲出逃的真正原因,正因为降职要被派去外围驻守而担心教堂孩子们的安全。

“你不用担心孩子们的安全,阿拉米斯大人还有我和龙会想办法的。”北斗说。

“嗯……”凤此刻似乎有点心不在焉。

“北斗,华莲他有找过你吗?我觉得她的出逃另有隐情。”

“没有,我相信华莲不会违背当初我们的誓言。”北斗不知为什么和华莲做出同样的选择,北斗知晓华莲对凤的感情。北斗和华莲他们都没有告知凤拉法尔的事情。

 对凤来说,华莲的出走太突然,曾经闪烁无色灵光的X如今变成一堆废铜烂铁被扔在废弃场,而华莲生死难料。凤有想过四灵将的结局,或战死沙场,或继续守护皇国一方直到自然死亡,但他从未料到四灵将之中有人会离开皇国。

“凤你还记得以前出任务我昏倒的那次么,你追问我原因,我并没有说。其实那是因为我有白血病。”北斗把话题一下子转到了十万八千里的地方。

“!”凤惊讶得看着北斗说:“白血病对皇国来说早就不是不治之症了。”

“嗯,所以我每个月必须进行一次治疗,虽然不能根治但可以有效控制。不过为了马克斯,我没有进行换血手术。要是你的话会和做出同样的选择吧,凤。”

“北斗……”凤想到了朱德姆。

“华莲现在离去,四灵将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时刻,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我都难以预料,所以……”北斗抱住了凤,“好好保重,凤。”

凤闻着北斗身上消毒水的味道,也抱住了他,抚摸着北斗的头发,他闭上眼,小时候的往事忽得一幅幅浮现在眼前。

“你也保重,北斗。”

这一别,北斗和凤时隔五年才再次见面。

五年后,拥有太阳碎片的少年重新唤醒X之时,正是皇国破灭序曲的奏响之刻。

 

TBC

 

可以接漫画原作内容了就暂时放下去画本了~~做了一个很雷的北凤的梦       =- =||||||我明明没想过那种狗血天雷情节的.

 

__|Re:《钢铁神兵》北洋与南风7-10 (北斗/凤)|__
星幽艾希(游客)发表评论于2012-8-18 10:29:00
 
星幽艾希(游客)好棒的故事~同非常喜欢北斗和凤的组合,所以就算知道他们最后不曾归来,还是构想着他们和华梨和教堂里的孩子们拉着小提琴唱着赞美诗HAPPY END
以下为EDUOLIAN的回复:
>O<他们互补很配!!!!又都强大美丽 萌死个人了!其实最后全灭也是一种HE!!>_<除了有主角光环的铁兵一 一...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  < 20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背景音樂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發表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近評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達以上

 

登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copyright © 2007 Tracy.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Tracy.